赵丽蓉去世十八年:如果她还健在,今年刚好90岁

编辑:小豹子/2018-10-02 16:09

  

  如果她还健在,今年刚好90岁。

  18年前的7月17日,赵丽蓉带着观众对她的热爱与敬仰悄然离世。

  2001年的春节晚会上,观众都在喜迎新千年,本是挺高兴的事,零点钟声前心里却空落落的——为的什么?大家都在念叨,“可惜老太太走了,走的太早了,再也盼不到了”。这之后每每看到影像中曾经活跃在舞台上的她,笑中都带着些酸楚。隔了这么久,我们依然如此怀念她。

  初登台1岁半不怯场

  

  赵丽蓉出生于1928年的天津宝坻,是赵家最小的孩子,乳名“老爱”。赵丽蓉一岁半的时候,被当地戏社里的名角“芙蓉花”看上,在一场抱孩子的戏中,“芙蓉花”突发奇想,把道具换成了真娃娃,抱起1岁半的赵丽蓉就上了台。没想到“老爱”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冲着观众笑,这场戏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芙蓉花”便成了赵丽蓉走上艺术道路的第一位引路人。

  经典《花为媒》奠定基础

  1940年,12岁的“老爱”被芙蓉花改名为赵丽蓉,并在17岁时,开始闯荡江湖。

  赵丽蓉的拿手戏是《杜十娘》,1944年,芙蓉花带她去上海滩演出,反响热烈。

  一年后,戏班在战火中解散。

  

  建国后,评剧界,她和新凤霞最火。1962年她出演评剧《花为媒》,在那个年代备受瞩目。

  1964年,在评剧《小二黑结婚》饰三仙姑;1980年,在评剧《杨三姐告状》中饰杨母,后该片被拍摄成电影。虽然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评剧始终是一个小众的艺术门类,加上它的地方性,并不容易普及开来,但在后来的春晚中,赵丽蓉一次又一次地在小品中强化评剧,用一种更大众化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无疑也是对这门艺术的巨大贡献。

  “跨界”影视令人印象深刻

  86版的《西游记》堪称经典,相信大家对赵丽蓉饰演的车迟国皇后更加记忆犹新。

  

  那时她是中国评剧院的老演员,和导演杨洁也是老相识。杨洁考虑到《斗法降三怪》里需要一个耳朵根子软的“傻”国王和“怯”王后,他们愚昧而轻信,被三个妖道玩弄于股掌之间。和小品中固定的形象不同,她将王后的“怯”而心地善良表演得很到位,又有温柔、细致的中国传统女性的一面。

  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电影《过年》中的老母亲。

  

  1990年春节,赵丽蓉没有参加春晚,当时她跟着《过年》剧组在吉林拍戏。这是一部让她拿到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最佳女主角的电影。

  冬天的东北非常冷,有一场戏需要她露后背拔火罐。导演安排了替身,可赵丽蓉坚决不同意。还有一个长镜头拍赵丽蓉在地窖抓鸡,她强忍拍完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自己后来偷偷拿暖水袋敷膝盖。

  

  难能可贵的是,在赵丽蓉的表演中,你绝看不到搞怪和卖丑。她的表演从来自然流畅,让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真实经历。

  边演小品边学习

  

  “麻辣鸡丝”

  “探戈就是蹚啊蹚着走”

  “点头yes摇头no,来是come去是go”

  “群英荟萃?我看奏是萝卜开会!”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啊,听我给你吹……”

  看到这些台词,相信你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唱出来。用现在话讲,这叫“自带BGM”。这就是她小品的魔力。

  

  在艺术的创作上她精益求精,不断创意,她说:绝对不能让观众吃剩饭,不新鲜。

  大年三十,她永远站在作品前面,永远在创新,带给我们的永远是一次又一次的惊喜。你可能记不清小品的名字,但你绝不会忘记那些经典的台词。

  凤凰彩票网(fh643.com)

  在小品《太后大酒楼》的最后,赵丽蓉洋洋洒洒,一气呵成写出“货真价实”这几个字赢得了满堂彩。但其实赵丽蓉从小学戏,并不识字。

  

  为了艺术效果,她从零开始,一天10几个钟头,报纸用了无数张,苦练书法,有时候半夜起来上厕所,她抻过笔墨练上几笔才去接着睡觉,最终把毛笔字写的龙飞凤舞,笔走游蛇。这对待艺术的态度,无愧艺术家的称号。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

  《泰坦尼克号》上映时,她掏钱自己买票看了3遍。在生前最后一部小品《老将出马》中,不懂英文的赵丽蓉把《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录下来,用拼音标好,从零开始一句一句地练,直到当年春晚上惊艳全场。

  

  ,像《舍不得你的人是我》、《冬天里的一把火》、《走四方》,她都能唱,也把它们都运用在了小品中。新凤霞的女儿吴霜曾经说,赵丽蓉在那么多领域有成就,是她不保守,不固步自封的结果。

  晚年笑对病痛折磨

  

  《如此包装》一段现代舞之后的那一跪,很多人以为是喜剧效果,台下一片哈哈大笑。后来巩汉林流着泪回忆,“事实上,当时赵妈的身体已经很不好,排练前膝盖就肿的老高,演出后下台的时候都是我们掺着下去的。”

  

  在演《老将出马》时赵丽蓉已经肺癌晚期,排练前甚至咳了血。那一年最红的港台明星是任贤齐,赵丽蓉盘着腿在凳子上开嗓的时候,台下的任贤齐使劲拍手。这首《我心永恒》也成了赵丽蓉和观众最后的告别。

  1999年春晚过去了两个月,赵丽蓉得知了自己患肺癌晚期的事实。

  据赵丽蓉保姆回忆,赵丽蓉当时对着相伴多年的自己时哭了。

  她说:“真是人生如梦,一晃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人生路,快到终点了……”

  虽然受着病痛的折磨,但赵丽蓉仍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坦然。与真实的人生比起来,身体的病痛似乎微不足道。

  

  赵丽蓉生病期间, 她把很多药都取了绰号。

  有一种喷雾式的药叫“喘乐宁”,她给叫做“小喷气儿”。

  哪怕是被折磨最残酷的时候,她也要洗澡。

  每当要洗澡的时候,她就会对家人说,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要“耍大刀”了。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赵丽蓉,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幽默的包袱,老太太答道:“都这样说,说我幽默幽的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所谓浑然天成,不过如此吧。

  从评剧的积淀到晚年小品的爆发,幽默既是天生的,又是慢慢形成的。在镜头前,看不到坎坷的痕迹,她把这一切都隐去,只留下了最爽朗的笑声。十八年过去,我们将您的音容笑貌留在心间,依然怀念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