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廖扬:版画是复数艺术,而不是复制艺术

编辑:小豹子/2018-10-02 16:22

  原标题: 版画是复数艺术,而不是复制艺术

  

  问: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答:除了画画,应该就是玩玩具,主要是欣赏玩具设计师的设计。

  问: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答:去年画了“低头族”系列,今年准备画“快递”系列。之后画什么还没想好,画画没办法规划很远,碰到感兴趣的题材画就是了。我反正会一直画下去。

  主要成就:版画 《上海早上八点六十》 在第18届全国版画展上获优秀作品奖;版画 《小巷故事多》 在第11届全国美展上获银奖。

  万万没想到,画家廖扬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上班———绘制游戏原画。十多年来,他的版画作品屡获专业奖项这事儿,同事们知道的并不多。有评论认为,廖扬的作品直指人类精神生活的基本问题,走的是“类卡通式”造型风格,极具探索性。

  廖扬对自己的描述是:“我是典型的两点一线上班族,和大多数人一样,默默地生活在这座城市,我的作品只是局限在经历过的那些小事。”

  廖扬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版画系的第一届学生。当年选择版画,是老师给他的建议。懵懵懂懂进了门,廖扬才发现,版画“很好玩,有点像魔术”。“这是一门综合性艺术,需要广泛涉猎美术、设计、印刷等多个领

  域。它也掺杂着很多的偶然性,印的力量,上色的厚薄,都影响着作品最终的呈现效果。”

  廖扬版画作品中丰富的故事性,学生时代已初见端倪。日复一日的速写练习,同学们要么画人要么画物,偏偏廖扬喜欢画身边的小事,就像用图像写日记。

  毕业作品“老房子”系列对廖扬作品风格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影响。

  廖扬小时候,每逢寒暑假都会从江西到上海的外婆家住上一段时间。“那是安福路上的旧式里弄,一幢三层的老房子挤了好几户人家。清晨听得到刷马桶的声音;晾衣杆上挂满了衣服,随风飘动;一楼养了只大白猫,总喜欢倚在门边晒太阳……”这一幕幕,廖扬至今记得。终于有一天,老房子面临拆迁,逐渐被现代化的高楼所代替,他将这段逝去的日子记取在了版画作品中。日后为他赢得最多荣誉的《小巷子故事多》,正是以“老房子”系列为原型。

  廖扬的上一份工作,离家有些距离,偏偏他“喜欢熬夜,早上爬起不来”,每天早高峰搭乘公共交通赶往公司确保考勤合格的经历痛苦极了。他在《迟到的公交》 中,画了早高峰公交站台前焦急等车的人们。小车站大社会,形形色色的人聚集于此,各自的表情中却能看到不同的生存状态。前段时间,他画了表现“低头族”的一个系列 《我的世界》,聚焦那些只顾低头看手机屏幕的年轻人。

  世俗化的题材加上卡通化的形象处理,令廖扬的作品被许多人关注。

  时至凤凰彩票网(fh643.com)今日,版画在国内仍属小众的艺术门类。很多人下意识觉得版画就是印刷复制品。而在廖扬看来,版画是复数艺术,而不是复制艺术。版画的版,是充满艺术魅力与创造力的承载物,而制版工艺和印刷技法的应用,带来了手绘之外独特的感染力。

  现在的廖扬,着意在作品中凸显着版画的特征。材料、工具、程序本身并不具备生命力,与艺术家创作格调和审美取向恰到好处的结合,才会让一件艺术品具有感人的力量。有艺术评论家认为,版画语言的冷静为廖扬的作品注入了一种达观的态度。

  原标题:不“颠覆”也可以很好看

  

  在《睡美人》中,马修·伯恩用全场最唯美浪漫的舞段展现公主与园丁之间的纯美爱情。本报记者叶辰亮摄

  由马修·伯恩编导的舞剧《睡美人》,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连演16场之后,明天将落下帷幕。两年前,同样是马修·伯恩编导的男版《天鹅湖》在申城轰动一时。当时,由男性舞者扮演天鹅,颠覆了古典芭蕾中优雅唯美的女舞者“天鹅”形象,充满了野性与力量美,同时为大部分观众留下了马修·伯恩的作品具有“颠覆性”的印象。因此,不少观众期待此次的《睡美人》也能有所颠覆,对此,马修本人并不十分赞同。“我创作的这部《睡美人》是一部很传统的舞剧,它赞美爱情,讲述的是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并无任何离经叛道之处。”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尽管并不像男版《天鹅湖》那么自带“叛逆”光环,《睡美人》仍值得舞蹈界思考借鉴。舞蹈家黄豆豆告诉记者,他以前看过这部舞剧的DVD,但当他坐在剧场里现场观摩,仍然感受到了这部舞剧所带来的艺术震撼力。“作为一个完整的舞台演出作品,除了舞蹈本身之外,《睡美人》的服装、舞美、道具、灯光,每一个细节都看得出马修·伯恩的奇思妙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想。如何在致敬经典的同时重塑属于自己的经典,马修·伯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示范。”

  他让剧情更合理,没让王子吻比他大100岁的公主

  确实,《睡美人》中有不少场景令人过目不忘。婴儿时期的公主并不像其他戏剧使用无生气的娃娃,而是灵动的人偶。人偶在艺术家的操控下,在地上爬行、腾挪,甚至爬上了窗帘。台下观众莞尔一笑之间,瞬间了解了马修·伯恩的意图:这个欧若拉公主从小就活泼好动,长大后必然不会是个传统、保守的姑娘。果然,在欧若拉生日当天举办了颇具古典风格的网球赛,公主赤着脚在一群穿着保守的贵族间穿梭,寻觅她青梅竹马的伙伴———皇家花园的园丁。在一段唯美、浪漫的双人舞之后,舞台上突然“画风”大变,公主被玫瑰花刺伤昏睡,园丁为了公主选择成为吸血鬼,后背上长出一对俏皮的翅膀,陪伴她一起来到100年后的世界……

  “吸血鬼元素的介入是整部舞剧最妙的一笔。原作中,王子这个角色要在剧尾才出现,而且要去吻一个比他大100岁的公主,如果仔细想想,这样的剧情非常不合理。但马修·伯恩的版本很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直认为,他首先是个出色的导演,其次才是个出色的编舞,而他的作品,是舞蹈更是戏剧。”

  黄豆豆说,这个作品最大的亮点是真正能用舞蹈语汇和肢体动作融合在一起去讲故事。美国《纽约时报》曾评价马修·伯恩:“大师级的叙事者。”这也成为马修·伯恩独一无二的个人风格。

  50%的时间在演戏,演技和面部表情训练也是重头戏

  在剧中饰演欧若拉公主一角的科迪莉亚·布雷斯韦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马修的舞剧中,舞者们50%的时间在跳舞,而剩下的50%的时间则在演戏。“平时在舞团里,舞者们除了肢体训练之外,演技和面部表情的训练也是重头戏。这对于长期接受专业舞蹈训练的舞者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事实上,舞蹈、戏剧与电影的“无缝对接”,这与马修的成长经历分不开。少年时期的马修,频繁穿梭在伦敦的剧院区看戏,也做过票务、前台等各类工作,直到近20岁才接触芭蕾。“我特别喜欢看电影,尤其是经典的老电影,例如希区柯克的悬疑片。在《天鹅湖》里,我的很多灵感就来自于他的作品。”他也毫不避讳很多舞剧中的设定是出于商业的考量,在他看来,只有先将年轻观众吸引进入剧院,才能让他们热爱上这门艺术。而将电影的很多桥段融入舞蹈创作,是吸引年轻人进剧场的“秘籍”。“如今,年轻人的注意力集中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的舞剧节奏很快,加入了很多类似电影的场景,希望快节奏和冲击力能够吸引更多年轻人走入剧院,就此爱上剧场艺术。”

  不过,有改变就有争议。男版《天鹅湖》在英国首演时曾有观众愤怒离席,而《睡美人》上演之后,也有观众认为它“故事有余而舞段不足。”黄豆豆则认为,对于看惯了传统芭蕾舞剧的观众而言,剧情丰富的《睡美人》会让他们感觉不适应也无可厚非,不过,希望观众能够接受这样的“戏剧舞蹈”。“当欣赏一部大师级的作品时,不仅要欣赏他对艺术共性的坚持,也要看到他凸显的个性。而马修·伯恩就是一位能够坚持自我风格的艺术大师。”